繁帆团团团

瞎写写
瑞金/雷安雷/帕佩帕
轰出胜(雷胜轰胜)

爱月刺太太啊啊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终于等到这本了,从cp22等到cp23 QAQ

手癌B:

画全包了呢( ´ ▽ ` )

小笛:

瑞金小说同人本 《王牌特工KING'SMAN》 预售

预售时间11/23 20:00开始,二十名特典名额

基本信息请认真看本宣.jpg

staff一览

小说:@小笛 

外封面/插图/特典: @手癌B 

内封面/封设/排版: @伊火余烬 

G图: @Jinko_神子 、 @伏没有粟

本宣: @古_圈 

售价:文本50元/本 皮革卡包特典前二十 加购30元/个

小说预览:Tuesday

CPP地址:稍后补上

预售地址:点我


小说和特典会在CP23首发!可以现场购买!

这次真的是下了大功夫,万分感谢B哥画插,厚颜无耻求神子和粟粟画了G图,邀请了女神排版,最后还拜托了古古帮我做本宣orz

特地做了双封面的设计,一是为了满足我同时想要约女神做纯文字封面和想获得B哥哥绝世美图的愿望,二是方便某些读者买回家怕被父母抓()你看,拆了外封你就能够骗爸妈说这是世界名著(???)了对不对,还能获得一张外封海报,岂不是美滋滋【不

总之,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本本子!


从转发和喜欢里抽一个妹子免费送本子加特典!CP23D2当天晚上抽!

【轰出轰】test or quiz


万圣节贺文

吸血鬼教授轰x小幽灵学生久



绿谷是只十分可爱的小幽灵。


但可惜对于幽灵来说,可爱这个词真的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软软的脸庞尚且还带这点婴儿肥,几颗小雀斑随意的点缀在脸上,仿佛松软的芙蕾蛋糕上的小葡萄干,一看就很有食欲。


 绿谷对此也十分苦恼,就算长相没什么威慑力就算了,加点灯光什么的谁看得清哦,但是啊!为啥身高也是这样的!


绿谷看了看自己的小手,连嘴中发出的笑声还带着一股奶香,为啥不能像咔酱一样拥有小山般的身躯呢!而且啊!明天就万圣节了!要是再吓不到人,就不被允许出门了!


绿谷作为一只小幽灵,最喜欢的就是万圣节了。


最喜欢万圣节的小幽灵偷偷躲在墙角,握紧小拳头,决定把下一个经过这边的人当做目标。


只可惜悲伤的小幽灵因为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低着头走路,结果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有点偏僻的学校角落。


小鬼魂等啊等,终于听到了一点细微的脚步声,一步一步,轻微却清晰的脚步。


准备啦,一,二,三!


“Trict or treat!”


“额”


穿着一身藏蓝色的呢子大衣,鼻梁上还夹着一副金丝框单片眼镜的半白半红发的的年轻男子被身高还不到他胸口的绿谷小幽灵吓得顿了一顿,就连手上的文件袋也不由自主地滑落在地,散落了白花花的一片。


“啊啊啊啊,教授对不起,我帮你捡起来!”


正因为成功吓到人而开心雀跃的绿谷小幽灵看到对面男子大衣上別着的青铜名牌:轰焦冻教授。心里突然哇凉哇凉的,听丽日她们说,这个轰教授虽然长的超帅但好像脾气不好。。。


欲哭无泪的小幽灵哭唧唧地蹲下身,一边期待着帅气的轰教授不会介意这些,一边迅速地捡起散落一地卷子。


等等。。。这不是他们班的考试卷么!?不是吧?又要考试了!?


此时教授清冷的声音从头顶飘来:“Trick or treat?”


被吓到僵硬的绿谷小幽灵慢慢地抬起头。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test or quiz?”


QAQ


绿谷表示这次是真的要哭了,他不想考试。












吃干抹净.jpg






万圣节到了,小孩 trick or treat,大人 kiss or sex。

而苦逼的大学狗只有 test or quiz。

虽然心里很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哦。

【安雷】柠檬咖啡


明明完全不一样,却意外的相似。


安迷修喜欢稍微苦涩一点的东西,比如咖啡。


他觉得所谓苦尽甘来,吃苦使人懂得人生的真谛而且也可以提神。


好吧,他承认,也有一方面是觉得喝咖啡比较酷。来自一位老是被发好人卡的大学狗的心里话。


而雷狮则比较喜欢碳酸饮料,在酣畅淋漓地打完篮球后,咕咚咕咚的灌下一听冰可乐,那种肆意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在安迷修和雷狮正式开始交往之后,安迷修就习惯于拿着本书,点上杯咖啡,坐在篮球场外的咖啡厅等他。


这家咖啡厅的咖啡有种奇怪的配料,就是会在咖啡里加片柠檬,显的有点不伦不类,有点可乐的感觉,但安迷修意外的喜欢。


今天安迷修也在等着雷狮打完球,但这次的咖啡有点烫,安迷修便揭开盖子,一边看书一边放凉。


打完球后的雷狮一边掀起衣服擦汗,一边推开咖啡厅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安迷修和他面前的咖啡。


“雷狮,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点。”


“嗯。。。”雷狮思索着要不要来一份最近刚出的炸鸡,一边拿起放在桌上已经冷却的咖啡倒入口中。“


雷狮,等等!那是...!”可还不待安迷修把话说出口,雷狮就已经把刚刚灌入嘴中的咖啡喷了出来,染灰了对面安迷修的白衬衫。


“安迷修!你喝的什么玩意!这不是可乐么!?”雷狮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飘着片柠檬的黑色液体。


安迷修一边面无表情地拿着餐巾纸想拯救一下自己的衬衫,一边又递给雷狮示意他擦一下嘴角。


“这是咖啡。”


“哈?这是咖啡?飘着片柠檬我还以为是你给我买的可乐!话说安迷修你什么味觉啊,这玩意你都喝的下去!?”


雷狮看着有点狼狈的安迷修,又突然有点开心。


“嘿嘿,不会是因为像可乐你才喝的吧?”


“...”


“...卧槽,安迷修你不是吧?这么喜欢本大爷?”


被猜到小心思的安迷修微微胀红了脸,直接拖着雷狮往洗手间走。


“诶诶诶,安迷修你干嘛?”


“我的衬衫都被你弄脏了,你要负责。”






之后他们在厕所干了个爽(并没有)










白痴小甜文。。。

话说。。。咖啡加柠檬真的挺奇葩,但味道还不错。

【瑞金】大骗子!


说好的呢!


说好的呢!


当初让我填报名表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姐姐是个大骗子!


谁跟我讲秘书部超级轻松的啊!


我信了你的鬼话哩!


坐在电脑面前一边气鼓鼓一边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的金心中简直比他那一头金发还要暴躁。


啊啊啊啊啊虽然不难,但是真的好麻烦啊啊啊阿


哪来的这么多会议啊


哪来的这么多新闻稿啊


实名制崩溃.jpg


金想起前天被姐姐丢过来要求填写的报名表与昨天面试时姐姐的迷之微笑。


话说昨天等面试等了好久呢。。。饿死我了。


金摸了摸自己可怜的小肚子,同时又无比感谢格瑞送过来的三明治。


这么想着的金从文件堆下摸出自己的手机,又是一个消息发了过去:格瑞!给我带个三明治呗!我快饿死了!


“叮咚”。


格瑞:出来吃。


金:诶诶诶,我不要吃大食堂!


格瑞:吃二楼。


金:嘿嘿嘿,好的主席!你的小秘马上来!


结果就是金今晚十二点才刚做完文件。








可以公开的情报:秋是前学生会主席,丹尼尔老师。格瑞从副主席变为这一届主席,金从体育部部员调剂为秘书部部长,日常记录每周例会。凯莉文艺部部长,安迷修学习部部长,雷狮体育部部长。


来自一个每天被学生会摧残的娃娃,睡觉去了。

【帕佩】口哨

*极度OOC

*高中生设定




学校午休时间,享用完午饭的帕洛斯坐在天台边缘上,双腿随意的荡在空中,身体也随之摇晃着,口中随意悠闲地吹出一段音节随即在空中组合成一段悠扬的旋律,黑瞳无神地看向那遥远的天际,丝毫不畏惧粉身碎骨的可能性。


“帕洛斯!”


天台的铁门彭地一声被推开,打断了这段即将下沉的音阶。


金发的狗狗带着灿烂的笑容一下子扑了过来,帕洛斯用手轻轻拨开,避免了明天早上两人坠楼的头号新闻。


没有抱成功的狗狗也不生气,被帕洛斯习惯性的拽着辫子摸了摸头,便心情舒畅地顺其自然躺在了帕洛斯的膝盖上。


“帕洛斯,你刚刚嘟着嘴在干嘛?口哨么?”


佩利想了想刚刚进来听到的一小段音弦也嘟了嘟嘴想要尝试一下,但也只发出来几声突突突的声音。


帕洛斯捏了捏佩利的脸颊,又顺手撸了一把狗毛。


“笨狗,不是只要嘟起来就好了的,不要太用力,放轻松就好了,用舌头控制。”


帕洛斯习惯性地闭起一只眼睛,摸着手感良好的金色毛发,顺着风又吹起了口哨。


正午的暖风吹起帕洛斯仔细扎起的发辫,佩利被帕洛斯身后的灿烂光线迷了眼,而毫无感情的黑色瞳孔却又深深印在脑海,挥之不去。


“噗。”


膝盖上的金发狗狗依旧在努力地嘟起嘴吹啊吹,甚至因太过用力一不小心发出了噗的声音。


被狗狗傻样逗笑的帕洛斯也维持不住口哨的嘴型,拽了拽今早自己梳好的一小把狗毛。


“哈哈哈哈,傻狗你别学了,你这么傻,学不会的。”


“帕洛斯你说啥!”


简单就被激怒的狗狗刚想坐起来,却又被帕洛斯用巧劲摁回到膝盖上,眼前一暗,而嘴唇上也被帕洛斯软软地印上了一个吻。


“喏,教给你了,再试试吧。”


笑得灿烂的帕洛斯如是说到。












高中生真好啊。。。纯纯的恋爱啊。。

稍稍的有点青涩真棒。

【日常】唧唧我我

回寝路上。


寝室楼下一对小情侣在门口唧唧我我。


女生比较矮小,基本上被男孩子挡住。


室友:“怎么两个男孩子在我们楼下谈恋爱?”


我:“???那不是一对小情侣么???”


室友走近:“哦哦哦对哦。。。我没看清楚。”


我:“两个男孩子在我们楼下唧唧我我,你咋想的?”


室友:“唧唧我我给前女友看呗。”


我:厉害了我的室友。

【瑞金】小小意外


有些人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袜子已经划到了脚底。


而这种人指的就是金,但在这件事出了名的却是格瑞,也没有人知道他只是个受害者。


开学完后,大一新生进来第一件事便是军训,从前几天开始,空间就不停的刷求雨求雨,不断地转发萧龙王,但太阳依旧坚挺的高高挂在天空之上,连云也是纯白的,丝毫没有要下雨的预兆。


格瑞和金他们专业是今天上午领迷彩服,下午便要穿着去听军训的动员大会。


吃完中饭的格瑞在寝室试着自己的迷彩服,蓝绿相间的迷彩服穿在格瑞身上,配上那张生人勿进的脸,总有股直接大喊教官好的冲动,穿好衣物,束好头发,戴好帽子,拽着直接想冲出门的金喷好防晒喷雾防止晒伤,关灯关空调,出发。


顺着人流走向操场,但金突然走的有些磕磕绊绊,时不时拨弄着有些不合脚的鞋子。


“格。。。格瑞。。等一下。。我的袜子。。”


格瑞只觉得腰上一紧又突然一松,透着点丝丝风凉,低头看见蹲在地上一手拔着袜子,一手拽着自己的裤腰带,而在旁边用裤腰带束紧的裤子也躺在了地上。突然的相视无言。


“格格格格格瑞,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格瑞依旧保持着脸上的面无表情,借着过长的上衣的掩饰,弯腰捡起了裤子,一脸冷漠的重新穿上。


“走了,要迟到了。”


“哦。。”


金擦了擦眼角被吓出的眼泪,也没管鞋子什么的了,乖乖地跟上了格瑞的脚步。


从此以后,格瑞就在学院中出名了,人称“酷(裤)哥”。












拖了超久的一篇文。。。。。

军训我的袜子老是掉掉掉。。

【哨向】我流

先找资料。。。
现在是我流哨向。。

黑暗系向导,因为梳理力度太大,容易导致哨兵死亡,从14岁觉醒,两个月后弄死了自己的第一个哨兵就被囚禁在白塔顶端,六年里,被当做实验器材不断的送哨兵进来又不断地杀死哨兵

哨兵,14岁觉醒后,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向导,因为精神力太过复杂没人梳理只能慢慢堆积,容易冲动失去神志,做出无法挽回的事,16岁进入白塔训练,却在成年前误杀队友而被送到白塔顶端

一开始两人相处OK,但越是靠近18岁,哨兵越是暴躁,向导准备试试梳理,过程艰辛,但没问题,这时候向导是比哨兵强的,结果梳理完了,堆积的发情热也来了,又恰好十八岁(十八岁不知道具体的生日日期),结果精神力大爆发,把向导标记了

军方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把他们安排在独立的房间,交付给最难的任务,让他们为军方卖命。

向导因从小在白塔长大,就算白塔再过分也不会反抗,而哨兵是后来来的嘛,所以只是金钱交易,在第一次任务中,任务地点本身就对向导有削弱,但白塔不理,让向导用身体生命带回来资源宝石,在回到白塔后因研究不顺,无法保存宝石而想塞回向导体内,哨兵瞬间气炸,拐了向导就跑,这时候因为已经标记外加虚弱的问题,向导反抗不能,被带走

然后emmm过上了逃亡的日子?

其实匹配率相当低,但是在他们一次次的吵架打架中磨合建成

刺猬磨成圆的了

先苟着,以后再说_(:з」∠)_

【安雷】18届的抢饭大军来了


你是凹凸学院大二的迎接新生志愿者,今天你负责从校车下车点迎接远道而来的新生们,带他们去体育馆报到,交资料,最后带他们回到自己的寝室并嘱咐他们各项注意事项。


今天你的运气很好,第一个迎接的就是自己专业的学弟,要知道你们专业的男女比例可是3:7,每个班有个男的就不错了,更别说卖相这么优秀的男孩子了。


可是还是要跟你们抢饭。


你仔细看了看你的直系学弟,一头温柔的棕色发丝,不羁的呆毛随风飘扬,彰显着主人的愉快心情,往下是一双清澈透亮的祖母绿宝石,清澈地仿佛可以直接看到你的心底。


但是。。等等。。你蹭蹭蹭地后退了几步,心中默默的再次肯定了一下。


这个学弟,绝对没有一米八!你敢依你绩点四点零的专业课打包票,自己绝对不会看错,除非你们家算身高还要把呆毛算上的。


你依旧是尽心尽力地指导他的报到程序,还剩余最后一项找寝室,你得知他的寝室在九号楼,819,便帮忙拿着行李,一起走向九号楼。


即使路上学弟一直在用各种各样的词藻来表达自己竟然让柔弱的女孩子帮忙拿重物的歉意,你一直微笑以待,说这是自己的责任,但内心依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这个女生当男生用,男生当畜生用的学院里。。。因为姓名偏男性化而被多次叫学长的你苦笑了一下,这个学弟的确很帅。。。但是有点。。那叫什么来的。。。恶心帅。


你保持着微笑打开寝室门,将钥匙交给他,并嘱咐他要好好保管,告诫他注意寝室的安全问题,嘱咐他有什么事找班助理和辅导员,并祝愿他在凹凸学院有一份美好的大学回忆。


你一脸微笑实则冷漠地看着这个恶心帅的学弟将钥匙放入内兜,还轻轻地拍了拍,说着什么在下获得了小姐姐的祝福,外加一脸的幸福。


就在你即将告别时,你的学弟突然如同骑士一般单膝下跪,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地捧起你的手掌,仿佛是需要他来全身心守护的心爱之物,微风吹过刘海,露出他祖母绿的眼睛,水光潋滟越发清澈,而阳光正好透过树叶间斑驳地穿过身后的玻璃晕染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披上了纯金色的披风。


他微笑着,正要开口。


“砰!”


半掩半开的寝室大门突然被踹开,首先引起你注意的是快要拖到地上的白色头巾,其次是高的快要把人给罩住的大大小小的箱子,只露出后面的一点紫色发丝。


他挤开你,走向对面的那张桌子,放下箱子,大爷样的坐在椅子上,翘起长腿,歪着头挑衅地说到:


“哟,安迷修,好久不见啊。”


“恶党。。。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迷修的嘴角慢慢下降,本来明朗温和的声音也仿佛坠入冰河一般冷彻,祖母绿的眼眸死死地盯着,仿佛针扎一般注视着雷狮。


“啧,傻子就是傻子,门上贴的名单没看到?”


雷狮毫不惧怕,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只是微微扬起了头,将那双倒影着星辰大海的眼睛斜看着对上了对方。


气氛僵持着,你觉得新来的这个学弟有些不简单,又好像跟这个恶心帅的学弟有点关系,你想了想,自己在中间实在太尴尬了便默默的退了出去。。。


开学第三天,你吸取了昨天在大食堂好不容易打到了饭,却找不到座位的经验,便准备去超市买杯酸奶将今天的午饭混过去,你打开超市的冰柜,结果空无一物。


卧槽,饭抢不到就算了,连酸奶都没了,这届新生是禽兽么!?


你在心中无声地呐喊着,却不知这样的日子还长着。












18届的抢饭大军。。还我饭来!

气死我了,酸奶都没了

我就不该高兴太早

【日常】下雨了

在你开学时忙的热火朝天时,你最讨厌的是什么?

下雨。

你甚至可以在路上看见把刚买的脸盆顶在头上往宿舍跑的新生。

你坐在开着空调的寝室里,手捧泡着黑枸杞的玻璃茶杯,遥遥向天空抬手致意。

美好的一天,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