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帆团团团

瞎写写

【帕佩】口哨

*极度OOC

*高中生设定




学校午休时间,享用完午饭的帕洛斯坐在天台边缘上,双腿随意的荡在空中,身体也随之摇晃着,口中随意悠闲地吹出一段音节随即在空中组合成一段悠扬的旋律,黑瞳无神地看向那遥远的天际,丝毫不畏惧粉身碎骨的可能性。


“帕洛斯!”


天台的铁门彭地一声被推开,打断了这段即将下沉的音阶。


金发的狗狗带着灿烂的笑容一下子扑了过来,帕洛斯用手轻轻拨开,避免了明天早上两人坠楼的头号新闻。


没有抱成功的狗狗也不生气,被帕洛斯习惯性的拽着辫子摸了摸头,便心情舒畅地顺其自然躺在了帕洛斯的膝盖上。


“帕洛斯,你刚刚嘟着嘴在干嘛?口哨么?”


佩利想了想刚刚进来听到的一小段音弦也嘟了嘟嘴想要尝试一下,但也只发出来几声突突突的声音。


帕洛斯捏了捏佩利的脸颊,又顺手撸了一把狗毛。


“笨狗,不是只要嘟起来就好了的,不要太用力,放轻松就好了,用舌头控制。”


帕洛斯习惯性地闭起一只眼睛,摸着手感良好的金色毛发,顺着风又吹起了口哨。


正午的暖风吹起帕洛斯仔细扎起的发辫,佩利被帕洛斯身后的灿烂光线迷了眼,而毫无感情的黑色瞳孔却又深深印在脑海,挥之不去。


“噗。”


膝盖上的金发狗狗依旧在努力地嘟起嘴吹啊吹,甚至因太过用力一不小心发出了噗的声音。


被狗狗傻样逗笑的帕洛斯也维持不住口哨的嘴型,拽了拽今早自己梳好的一小把狗毛。


“哈哈哈哈,傻狗你别学了,你这么傻,学不会的。”


“帕洛斯你说啥!”


简单就被激怒的狗狗刚想坐起来,却又被帕洛斯用巧劲摁回到膝盖上,眼前一暗,而嘴唇上也被帕洛斯软软地印上了一个吻。


“喏,教给你了,再试试吧。”


笑得灿烂的帕洛斯如是说到。












高中生真好啊。。。纯纯的恋爱啊。。

稍稍的有点青涩真棒。

【日常】唧唧我我

回寝路上。


寝室楼下一对小情侣在门口唧唧我我。


女生比较矮小,基本上被男孩子挡住。


室友:“怎么两个男孩子在我们楼下谈恋爱?”


我:“???那不是一对小情侣么???”


室友走近:“哦哦哦对哦。。。我没看清楚。”


我:“两个男孩子在我们楼下唧唧我我,你咋想的?”


室友:“唧唧我我给前女友看呗。”


我:厉害了我的室友。

【瑞金】小小意外


有些人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袜子已经划到了脚底。


而这种人指的就是金,但在这件事出了名的却是格瑞,也没有人知道他只是个受害者。


开学完后,大一新生进来第一件事便是军训,从前几天开始,空间就不停的刷求雨求雨,不断地转发萧龙王,但太阳依旧坚挺的高高挂在天空之上,连云也是纯白的,丝毫没有要下雨的预兆。


格瑞和金他们专业是今天上午领迷彩服,下午便要穿着去听军训的动员大会。


吃完中饭的格瑞在寝室试着自己的迷彩服,蓝绿相间的迷彩服穿在格瑞身上,配上那张生人勿进的脸,总有股直接大喊教官好的冲动,穿好衣物,束好头发,戴好帽子,拽着直接想冲出门的金喷好防晒喷雾防止晒伤,关灯关空调,出发。


顺着人流走向操场,但金突然走的有些磕磕绊绊,时不时拨弄着有些不合脚的鞋子。


“格。。。格瑞。。等一下。。我的袜子。。”


格瑞只觉得腰上一紧又突然一松,透着点丝丝风凉,低头看见蹲在地上一手拔着袜子,一手拽着自己的裤腰带,而在旁边用裤腰带束紧的裤子也躺在了地上。突然的相视无言。


“格格格格格瑞,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格瑞依旧保持着脸上的面无表情,借着过长的上衣的掩饰,弯腰捡起了裤子,一脸冷漠的重新穿上。


“走了,要迟到了。”


“哦。。”


金擦了擦眼角被吓出的眼泪,也没管鞋子什么的了,乖乖地跟上了格瑞的脚步。


从此以后,格瑞就在学院中出名了,人称“酷(裤)哥”。












拖了超久的一篇文。。。。。

军训我的袜子老是掉掉掉。。

【哨向】我流

先找资料。。。
现在是我流哨向。。

黑暗系向导,因为梳理力度太大,容易导致哨兵死亡,从14岁觉醒,两个月后弄死了自己的第一个哨兵就被囚禁在白塔顶端,六年里,被当做实验器材不断的送哨兵进来又不断地杀死哨兵

哨兵,14岁觉醒后,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向导,因为精神力太过复杂没人梳理只能慢慢堆积,容易冲动失去神志,做出无法挽回的事,16岁进入白塔训练,却在成年前误杀队友而被送到白塔顶端

一开始两人相处OK,但越是靠近18岁,哨兵越是暴躁,向导准备试试梳理,过程艰辛,但没问题,这时候向导是比哨兵强的,结果梳理完了,堆积的发情热也来了,又恰好十八岁(十八岁不知道具体的生日日期),结果精神力大爆发,把向导标记了

军方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把他们安排在独立的房间,交付给最难的任务,让他们为军方卖命。

向导因从小在白塔长大,就算白塔再过分也不会反抗,而哨兵是后来来的嘛,所以只是金钱交易,在第一次任务中,任务地点本身就对向导有削弱,但白塔不理,让向导用身体生命带回来资源宝石,在回到白塔后因研究不顺,无法保存宝石而想塞回向导体内,哨兵瞬间气炸,拐了向导就跑,这时候因为已经标记外加虚弱的问题,向导反抗不能,被带走

然后emmm过上了逃亡的日子?

其实匹配率相当低,但是在他们一次次的吵架打架中磨合建成

刺猬磨成圆的了

先苟着,以后再说_(:з」∠)_

【安雷】18届的抢饭大军来了


你是凹凸学院大二的迎接新生志愿者,今天你负责从校车下车点迎接远道而来的新生们,带他们去体育馆报到,交资料,最后带他们回到自己的寝室并嘱咐他们各项注意事项。


今天你的运气很好,第一个迎接的就是自己专业的学弟,要知道你们专业的男女比例可是3:7,每个班有个男的就不错了,更别说卖相这么优秀的男孩子了。


可是还是要跟你们抢饭。


你仔细看了看你的直系学弟,一头温柔的棕色发丝,不羁的呆毛随风飘扬,彰显着主人的愉快心情,往下是一双清澈透亮的祖母绿宝石,清澈地仿佛可以直接看到你的心底。


但是。。等等。。你蹭蹭蹭地后退了几步,心中默默的再次肯定了一下。


这个学弟,绝对没有一米八!你敢依你绩点四点零的专业课打包票,自己绝对不会看错,除非你们家算身高还要把呆毛算上的。


你依旧是尽心尽力地指导他的报到程序,还剩余最后一项找寝室,你得知他的寝室在九号楼,819,便帮忙拿着行李,一起走向九号楼。


即使路上学弟一直在用各种各样的词藻来表达自己竟然让柔弱的女孩子帮忙拿重物的歉意,你一直微笑以待,说这是自己的责任,但内心依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这个女生当男生用,男生当畜生用的学院里。。。因为姓名偏男性化而被多次叫学长的你苦笑了一下,这个学弟的确很帅。。。但是有点。。那叫什么来的。。。恶心帅。


你保持着微笑打开寝室门,将钥匙交给他,并嘱咐他要好好保管,告诫他注意寝室的安全问题,嘱咐他有什么事找班助理和辅导员,并祝愿他在凹凸学院有一份美好的大学回忆。


你一脸微笑实则冷漠地看着这个恶心帅的学弟将钥匙放入内兜,还轻轻地拍了拍,说着什么在下获得了小姐姐的祝福,外加一脸的幸福。


就在你即将告别时,你的学弟突然如同骑士一般单膝下跪,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地捧起你的手掌,仿佛是需要他来全身心守护的心爱之物,微风吹过刘海,露出他祖母绿的眼睛,水光潋滟越发清澈,而阳光正好透过树叶间斑驳地穿过身后的玻璃晕染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披上了纯金色的披风。


他微笑着,正要开口。


“砰!”


半掩半开的寝室大门突然被踹开,首先引起你注意的是快要拖到地上的白色头巾,其次是高的快要把人给罩住的大大小小的箱子,只露出后面的一点紫色发丝。


他挤开你,走向对面的那张桌子,放下箱子,大爷样的坐在椅子上,翘起长腿,歪着头挑衅地说到:


“哟,安迷修,好久不见啊。”


“恶党。。。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迷修的嘴角慢慢下降,本来明朗温和的声音也仿佛坠入冰河一般冷彻,祖母绿的眼眸死死地盯着,仿佛针扎一般注视着雷狮。


“啧,傻子就是傻子,门上贴的名单没看到?”


雷狮毫不惧怕,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只是微微扬起了头,将那双倒影着星辰大海的眼睛斜看着对上了对方。


气氛僵持着,你觉得新来的这个学弟有些不简单,又好像跟这个恶心帅的学弟有点关系,你想了想,自己在中间实在太尴尬了便默默的退了出去。。。


开学第三天,你吸取了昨天在大食堂好不容易打到了饭,却找不到座位的经验,便准备去超市买杯酸奶将今天的午饭混过去,你打开超市的冰柜,结果空无一物。


卧槽,饭抢不到就算了,连酸奶都没了,这届新生是禽兽么!?


你在心中无声地呐喊着,却不知这样的日子还长着。












18届的抢饭大军。。还我饭来!

气死我了,酸奶都没了

我就不该高兴太早

【日常】下雨了

在你开学时忙的热火朝天时,你最讨厌的是什么?

下雨。

你甚至可以在路上看见把刚买的脸盆顶在头上往宿舍跑的新生。

你坐在开着空调的寝室里,手捧泡着黑枸杞的玻璃茶杯,遥遥向天空抬手致意。

美好的一天,不是么?

【瑞金】开学快乐

又是一个九月份的开学季,虽然天气依旧晴朗,但也带着些丝丝清凉。各种不同颜色的学院横幅标语挂在凹凸大学恢弘气派的大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虽然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但略显疲惫的年轻脸庞上是掩盖不住的骄傲与青春活力。


凹凸大学,世界上一等一的学府,在这片独立的岛屿上建立着知识的国度。无数学子的向往目标之地,蕴含着无数名人志士的足迹与笔记,也许在某一瞬,你与伟人重合。


“格瑞格瑞!这边这边!九号楼在这边!”


金一手压着自己的帽子防止自己一不小心蹦跶掉,一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幢宿舍楼,对着身后推着装的满满当当行李的手推车的银发男子喊道。脸上是无与伦比的阳光笑容。


“嗯。。我看看。。九号楼。。。819!”


金用手点着格瑞手中的入学通知书,与格瑞一起合力将手推车抬上宿舍楼前的楼梯后,摁下电梯。


“太好了,有电梯呢格瑞,如果没有电梯,八楼可是要爬死人的。”


“嗯。”


格瑞回应了一声,从口袋掏出一包餐巾纸递给热的满头大汗的金。


“谢啦,格瑞”


电梯稳稳的上升到八楼,入眼的是寥寥几人的走廊。


“太好啦,格瑞,人还不多,不用急啦,幸好我们起得早!”


格瑞默默看了一眼金,仿佛今天早上那个死命赖在床上不起来还跟格瑞抢拽被子,最后被格瑞单手从床上拎起来丢去洗漱的人不是他一样。


819寝室在这幢寝室楼的最边上,旁边就是一个小小的开放式阳台。


“格瑞格瑞!我们可以在这看夜景诶!”


金跑到阳台上转了个圈,眼中是掩盖不住的期待。


格瑞也仿佛被这份期待传染了似的,掏出在楼下宿管阿姨那拿到的钥匙,打开了宿舍门。


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美好了,但这无关寝室环境的事,凹凸大学独立卫浴空调上床下桌四人房你值得拥有,重点是------如果不跟他们住的话。


“呀!是雷总和安哥!”


金灿灿的头从格瑞的胳膊底下探出,呲溜一下就穿过格瑞犹豫着掉头就去申请换寝的想法窜进寝室。


该死的孽缘。


格瑞面无表情的想到,但看着金已经难分难舍地跟安迷修开始拥抱进行友好会见也只好拖着行李硬着头皮进入了寝室。


他看了看自己的床位号,庆幸着自己不用像幼儿园一样天天午睡时被安迷修踹下床,对着安迷修那张迷惘无辜的脸就算自己偷偷报复了回去也会觉得没什么意义,更别提会因此害金被雷狮整天到处找茬。


糟糕的回忆,乱七八糟的关系。


格瑞啧了一口,开始爬上床板为自己和金的睡眠治疗营造一个良好的开端。


窗外的管乐团依旧欢乐地演奏着迎新的乐曲。


凹凸男寝819,开学快乐。












已经可以公开的情报:

靠门组:一号床雷狮,四号床格瑞

靠窗组:二号床安迷修,三号床金

一二号床是连着的,三四号床是连着的


四人同幼儿园,之后安迷修因师傅工作问题转学,而雷狮去上了了贵族小学,金和格瑞驯幼染没毛病。


直到大学,四人再次相聚。




三句话不离格瑞的金。

原创

01

是夜。

今天是个难得的满月,柔和的月光洒落在飘窗边,这本来是个可以美美地泡个澡后倚在窗边小酌一杯的难得日子,恰好最近你又搬了新家,是个用来庆祝的好理由,可惜你刚刚接到了下发的紧急任务,只好放下心中的念想穿好工作服,带上工具,准时出发。

关上家门,你看了看旁边同样紧闭的大门,你想了想是不是要抽个空带点礼物去拜访一下新邻居,毕竟你是个很注重邻里关系的人,你决定要把这件事列上日程。

“特伦,你守着那边,别让他们跑了。该死的低级血族,一个两个就算了,现在闹得这么大,老子想回去睡觉啊!”

“是。”

你简短地回答道,握好手上的道具,往指定的方向走去,身后队长骂骂咧咧的暴躁声音逐渐远去。

你站定,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满月,又叹了口气,感叹一下逝去的美好夜晚。

工作还是要好好完成的,不然只能喝西北风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却毫无动静,你稍稍掩嘴打了个哈气,在心中告诫自己。

“全体警戒!侦查组注意到有动静了!”

右耳里的入耳式迷你耳机传来队长的粗犷声音,你紧了紧手中的箱子,贴墙站好,将自己的气息与黑暗融为一体,你仔细的缓慢地巡查着街道,只见对面街边的灯光下有个黑影一闪而过。同时耳机里又传来队长开始暴躁的声音:

“妈的,在C队方向!全体集中向C队所在地进发!一个都不要放过!给我往死里怼!”

你在心中默默吐槽着队长的脾气日益火爆,但依旧是脚不停歇地跑向指定地点。

“叮,磅。”前面小巷传来武器和坚硬物体相撞的金鸣之声,你摁下工具箱上的按钮,手中出现了两把银白色的手枪,枪身纯白,线条流畅毫无任何装饰,只有在枪口边缘刻了一个T和一个L。

你悄然靠近战场,见队友与敌人打的火热,长剑与锋利的爪牙相交,摩擦出刺耳的尖锐声,你皱了皱眉,似乎对这种声音无法忍耐,便果断扳动扳机,给这只如同野兽一般的低级血族脑袋上开了朵血花。

这种低级生物最方便的就是不用处理后事,太阳一出来,尸体自动化为烟灰,随风而散,连墙上所溅射到的血液都不会存在。

这好像省了洗衣服的麻烦?你仔细思考了一下,看着局里所发的一身黑的服装。就算是沾到了血也看不出来,不过还是挺恶心的。

你再次冲入了战场中心,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你没办法再在暗中一枪毙命,刚刚的那枪声提醒这群低等生物有热兵器的存在,这群东西的听力总是很好,你看着向你扑过来的三只,双手各毙命一只,只余中心的那只张开大口向你咬来的那只,你一个高抬腿踹向他的头部紧跟着又是一枪。

收拾完其他低级血族的队友靠过来拦住你的肩膀,随手将手上的血渍在你脸上擦出一条血迹,你斜眼看着他,他却笑嘻嘻的说到

“嘛,别这么严肃嘛,特伦,刚刚那个高抬腿真是帅爆了,来来来,擦点血才有奋战的感觉嘛。”

你沉默了一会,并不理睬他,随手擦去脸上的污渍,向小巷深处走去。

在箱子角落的队长已经按照惯例留了一只活口,正打算绑起来带回去审问,你刚准备抬手看看手表,突然余光扫到一个黑影,与刚刚灯下的黑影有点相似。

你急忙抬腿跑向前方,果然看见那个黑影拎起唯一剩下的低等血族身上绑的绳子准备带走,你情急之下朝队长的方向开了一枪,子弹擦过队长的脸颊留下血痕,却也恰好击在了那个黑影准备逃走的方向上,逼着他缩了回去。

“妈蛋,居然还有增援,给我围起来!别让他跑了!”

但终究比不上黑影的速度,晚了一步,只来得及划开黑影的外袍,露出了一点点金色的发丝。

没能拦下对方只划到一点的队长抓了抓已经足够杂乱的发丝,崩溃的大喊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让他跑了啊啊啊!烦唔唔唔唔唔唔唔!”

站在队长身旁的队友眼疾手快地一把捂住了队长的嘴,阻止了队长的大嗓门,不然明天交接部的桌子上又会出现一封关于深夜扰民的警告书。

你看了看时间,正好半夜三点半,回到家要四点多,洗个澡清理一下要弄到五点,又是个作息时间颠倒的日子,你再一次认真思考要不要跳槽的问题。

那边已经冷静下来的队长已经将长剑收回成工具箱,指挥着队员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分配接下来的任务。

你向队长招了招手,算是打个招呼,准备领起工具箱掉头回家,刚刚那个队友又靠过来笑嘻嘻地询问你

“特伦,有没有兴趣去喝一杯呀,任务结束了,去找点乐子呗。”

你随手将再一次搭上肩膀的手丢下去,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回答道

“不了,我回家。”

“啊啊,真是一本正经呢,哈文我可是认识很多火辣的小妞呢,真不去玩玩?”

“不去。”

你再一次地拒绝了他,头也不回的走上归家的路。










下次更随缘吧。。。。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安雷】运动裤

我不就写个太极拳么???

我写什么了我???

就不让我发???

不过。。这好像是我的第一条链接?

emmmm快乐一下

我一定要写车!


好了上面这个链接秒屏


试试这个???



【安雷】绿色的小树林

凹凸大学的宿舍区和教学区之间是用一片小树林分割开来的,为了方便通行而修了许多四通八达的小道又在草地上放了许多镭射灯以供夜晚照明。


这天晚上,安迷修扛着撸完烤串喝完啤酒的雷狮准备要回寝,远远地就看到一束冲天的绿光。


安迷修越走离绿光越近,绿光从前方穿透过来,带着的无法言说的诡异气息,安迷修有点腿软,打算换个方向走,结果不管怎么绕都躲不开那束绿光,只好硬着头皮笔直往前走,走到跟前才发现那片刺眼的绿光是从小树林草地上的镭射灯射出来的。


安迷修当场就愣在那了,被这束绿光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挂在安迷修肩膀上迷迷糊糊的雷狮感觉安迷修突然停了下来,还以为到了寝室,刚准备睁开眼摇摇晃晃往前走,就被这一堆刺眼的绿光吓得缩了回去,躲在安迷修身后,揉了揉眼睛,咕噜道:


“妈\的,这谁放的,比安迷修品位还差。”


突然中了一枪的安迷修:。。。


“大概是校方放的。”


安迷修又重新将要倒不倒的雷狮架回肩膀上,继续拖着他往前走,穿过这片必须要经过的绿色小树林。


“校方脑子里在想什么,小树林不就是用来做那种事的么,还放绿灯!?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雷狮依旧自顾自地咕噜着。


“雷狮你说什么绿?”


模糊地听见了雷狮好像在说什么的安迷修侧过脸问道。


“你雷老\子我说!绿什么绿!小树林就是用来干这种事的!”


刚说完就一把揪住安迷修折的整整齐齐的衬衫领子用嘴撞了过去。


结果就是两个人都带着嘴角的血迹回到了寝室,在格瑞冷漠的目光下却什么也没说,安静地上床睡觉去了。















安迷修,雷狮,格瑞,金一个寝室。

都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

话说绿色的小树林真接受不能。。。第一次见我登登登地退了好几步。。太可怕了。。